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iang

心之所安,就是祖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载 九年逃离地狱朝鲜  

2012-03-13 16:43:16|  分类: 铁幕真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转载  九年逃离地狱朝鲜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    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继位后对朝鲜“逃北者”展开严打运动。中国遣返朝鲜难民引起国际关注。韩国政府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要求禁止遣返逃北者。那么,朝鲜逃北者是怎样生活的呢?
 
    谁也不是生而愚蠢,但如果不断被灌输一种思想,人就会变愚蠢
 
     一位26岁音译名叫金恩善(Eunsun Kim)的女逃北者在《9年逃离地狱朝鲜》一书中讲述了她逃亡的经历。这本书的合作者是法国费加罗报驻首尔记者法莱蒂(Sébastien Falletti), 由法国米歇尔-拉封(Michel Lafon)出版社出版。
 
     1998年,金恩善12岁,她和妈妈、姐姐住在朝鲜咸镜北道靠近图们江的一个村庄里。那时朝鲜饿殍遍野,大饥荒夺走了几十万条性命。她的父亲和祖父、祖母都饿死了。母亲带领她和姐姐越过图们江,逃到中国,被卖为奴,后来被中国警察遣送回朝鲜,受到审讯、折磨和劳改,然后第二次逃离到中国。最后金恩善和母亲从外蒙古辗转到了韩国,终于获得合法身份,不用再担心被遣送回地狱朝鲜。这个逃亡过程历时9年。
 
     巴黎竞赛画报3月刊出对金恩善的独家专访和《9年逃离地狱朝鲜》一书的片段。
 
身体弱的人都死光了
 
     在专访中,金恩善表示,现在朝鲜没有饿死几十万人的那种大饥荒,但是仍然很悲惨。她说,现在没死那么多人,是因为身体最弱的人都死光了。另外,从中国运来的食品也多了。再有,平壤当局既然不能让人民吃饱饭,老百姓就自己到黑市去凑合。但经济困难仍在持续,许多人还是非常贫困。而危机不仅带来饥饿,也造成道德滑坡,人们变得自私。一个刚到首尔的朝鲜难民说,现在朝鲜有些年轻人开始吸毒、贩毒了。
 
朝鲜人为什么不起来反抗?
 
     金恩善说,朝鲜人从小就被当局洗脑,把金家父子认作“大恩人”。她说:“谁也不是生而愚蠢,但如果不断被灌输一种思想,人就会变愚蠢”。况且朝鲜人对外界一无所知,不知道什么是自由,更不知道什么是人权。金正恩即位后,这个怪圈仍然在继续。
 
朝鲜民众可以上网吗?

 
     金恩善说,在朝鲜,只有高级干部可以上因特网,瞭解外部世界发生的事情。最近几年,朝鲜开始有手机了,但限制在国内使用。手机发展很快,有人希望有朝一日,手机能成为推翻金家王朝的工具。但当局也在利用手机,通过监听手机来控制人民。而且手机的价格还是太贵,普通老百姓买不起。另外,朝鲜的交通和通信系统也很落后,在韩国乘坐高铁两个小时的路程,在朝鲜需要两天。在朝鲜传递信息的主要方式还是依靠邮寄信件。一封信,从国家的一端到另一端,需要一个月,而且还有可能丢失。
 
金正恩是否会让国家现代化
 
     金恩善说,以前我也这么希望。因为他年轻,在瑞士受过教育,但这个希望很快就破灭了。现在平壤政权更加邪恶。所以,逃到韩国的朝鲜人,包括我在内,都有责任,为推动那边的人权和民主而斗争。
 
平壤和外省差异大
 
     差异很大,平壤的250万居民都是受到优待的家庭。他们与朝鲜劳动党和军队都有关系。平壤有摩天高楼,也很干净,是当局对外展示的橱窗。平壤和外省如同两个世界。外省饿死多少人,平壤居民根本不知道。他们是既得利益者,也是当局的主要支持者。当局向他们提供的食品供应远远超过外省。外省居民有时什么也见不到,所以在农村,大家都学会自己想办法生存,根本指望不上政府。
 
朝鲜其他较发达城市
 
      除了平壤之外,还有像罗津先锋特区,新义州和惠山等临近中国的城市。这些城市都是2000年以后,跟中国做边贸生意富起来的。但边贸生意的利润都落入党的手中。如果没有党的支持,任何生意都做不成。
 
现在离开朝鲜比以前更容易还是更难?
 
     金恩善说,我是90年代末在大饥荒中第一波逃出来的。后来出逃的人越来越多了。2000年以后,平壤当局加强了对边境的控制。我第一次被中国警察遣送回朝鲜,第二次出逃时感觉到边境控制更严了。去年金正恩即位后,逃跑就更难了。这个新独裁者认为,离开朝鲜就是反对他的统治,因此采取一切手段,阻挡人们出逃,下令边防军向偷越边境的人开枪。金正恩即位没几天,边防军就打死了几名试图逃到中国的人。现在边境管制非常严。
 
妈妈和姐姐和弟弟

 
     妈妈还在首尔那家自助餐厅做中餐厨师。她在经历了那么多苦难之后,现在感到很满意。姐姐学会餐厅里的所有工作,决定换工作,她也梦想向我一样重新上学,但她丈夫在中国,她需要在韩国多赚钱抚养女儿。姐姐打算获得韩国护照后,去上海和女儿、丈夫团聚。
 
      至于母亲给那个中国农民生的儿子。金恩善说,她给这个弟弟打过电话,鼓励他到韩国来学习。但是弟弟很害怕,而且他的父亲似乎要把他留在身边养老。
 
金恩善本人现在在首尔上大学。
 
《9年逃离地狱朝鲜》几个片段:
 
11岁写下遗书


 《9年逃离地狱朝鲜》一书封面 DR

转载  九年逃离地狱朝鲜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      妈妈和姐姐都进城了,想弄点儿米回来。她一个人留在冰冷窄小的家里,已经一个星期。屋里除了一张小矮桌和一个壁橱之外,其他家具都被换吃的了。水泥地上有个用旧衣裳拼的破垫子,她就睡在上边。光秃秃的墙壁上只剩下“永恒的主席金日成”和“最高统帅金正日”并排挂在镜框里,定定地看着她。但这两个头像不能卖,那是要犯死罪的。
 
     房间里十分阴暗,金恩善还能看到自己写的字。家中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电了,灯泡也早就不见了,天正慢慢黑下来,这是12月的一个黄昏,家里没有暖气,她却感觉不到寒冷,几天没有吃到东西,她觉得自己要死了,于是开始写遗书,那时她才11岁......
 
整天寻找充饥的东西
 
     金恩善的父亲饿死后,她们全家掉进了地狱,全家每天都为活下去而奋斗。那时连医院也没办法给病人提供吃的,人民得不到任何食物供应。她和姐姐已经不去上学了,衣衫褴褛,见不得人。更重要是,她们没时间,整天都在外边找东西吃。每天妈妈带着她们悄悄出门,躲过巡逻的军人,到地里偷一些稻谷和玉米,然后到远处没人的山里,把种子搓下来吃。她们还寻找蘑菇和草根充饥,有时偷偷地砍树,卖掉木头,可以攒一点钱,买粮食。但是树也越来越稀少了.......
 
第一次偷渡失败

 
    1997年到1998年冬,母亲下决心要带两个女儿出逃。那天夜里,母女三人又悄悄回到图门江边,金恩善趴在沙丘上,从那里可以观察在河岸上走来走去的边防军。她们悄无声息地观察了几个小时,母亲计算着巡逻兵走一圈的时间。到了子夜,巡逻兵刚走开,母亲发出一个信号,一手牵一个女儿,踏着沙子,朝冰冷的图们江走去。突然金恩善踩到了冰冷的水,但母亲仍然紧紧抓住她的手,继续朝前走。她们母女三人都不会游泳。金恩善感觉江水没过了腿,没过了腰,没过了脖子,快要没过脑袋了......母亲终于意识到水太深,于是转回岸边。金恩善松了一口气,但母亲仍然不肯放弃。她让两姐妹藏在沙丘边,自己去探一条比较浅的水路。母亲的身影慢慢变小,直到融化在黑暗中,金恩善的心怦怦狂跳:妈妈淹死怎么办?到了对岸回不来怎么办?这时,江面出现了一个小黑影,是母亲回来了!母亲上岸后浑身发抖,全身滴着水,告诉她们,只差3米就到对岸了,可是江底突然陷下去,踩不到底了。筋疲力尽的母亲没办法,只好向朝鲜边防军自首......
 
在中国卖身为奴
 
      后来,母女三人终于偷渡到了中国,被卖到一个偏僻的村庄。买主是一个贫苦而粗暴的农民。“合同”上写明,母亲必须给这个农民生一个孩子。母亲很快就明白,该农民根本不想给她们办理合法身份。原因一方面是,一旦暴露她们是朝鲜人,按北京与平壤的协议,中国警察会立即将她们遣送回国。另外,这个农民也想利用她们没有身份,挟制她们。母亲为了让寄人篱下的两个女儿日子好过些,同意给那农民生个孩子,希望生了孩子以后,能得到那家人的善待,还幻想得到合法身份......
 
偷渡外蒙辗转去韩国

 
      2004年,母女3人辗转到了上海。但在上海,非法移民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。2006年,金恩善和母亲决定通过外蒙古去韩国。姐姐和一个中国青年相爱,决定留在上海。于是,金恩善和母亲将钱藏在内衣口袋里,胆颤心惊地乘火车到了北京,然后乘汽车往西北走,一直到中国边境城市二连浩特,打算从那里越境去蒙古首都乌兰巴托,然后从那里去韩国。但是,偷越边境需要徒步穿过戈壁沙漠,还要躲避边防军。如果越境失败,又会被抓获,再遣送回朝鲜,重新落入地狱。当时母女二人不知到等待她们的将是什么......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