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iang

心之所安,就是祖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  

2012-01-15 21:37:02|  分类: 我走过的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 39年前的一月份,我走出国门。今天我把我自传式的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的结束篇放上,以示纪念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出国前夕

 

   我去北大荒她们很不理解,觉得我是自讨苦吃。回想起来,真是如此。到北大荒后,我这个肩不能挑,手不能提的“资产阶级小姐”刻苦地改造自己,喂猪,扛麻袋,割麦子,拔豆子,修路等等,我自认已尽了最大的努力,希望能得到大家的认同。可到了紧要关头,还是被排除在外。武装组建对我是致命的打击,名单宣布后,我万念俱灰,可那时我身为班长,不能有任何抵触情绪,我强忍悲痛,终于有一天在几个好朋友面前,在孙大夫家里,我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,我的情感像决提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。这是我到北大荒后,第一次痛哭,也是最后一次。当时我脑中一直盘旋着一个问题:我爱祖国,祖国爱我吗?这是促成我毅然决然的走出国门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    1971年底,爸爸到北京治病,我申请到北京探望而被拒绝并被冠以“资产阶级思想泛滥”时,那种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的感觉深深刺痛着我的心。在爸爸不断的争取下,我终于能在他离开北京的前几天到京与他见面。
    回京后才发现当时在华侨中正涌现一股出国潮,弟弟已经递交了出国申请书,许多同学已经弃国而去,爸爸劝说我出国,我还是舍不得这块生活了十来年的土地,希望可以调到南方的农村去插队,以便日后父母回来看望我时,请假不会那么难。第二天和爸爸到华侨办事处了解办调动手续的情况,谁知得到的回答是:“要出国就有政策,要调动没门。”一听这话,气得我们七窍直冒烟。
    爸爸要离开北京了,交待我必须在北京等妈妈,由于两年前妈妈到北京探望我们,我在北大荒没回来,让她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可这次要留下来,我又能住到哪儿?华侨大厦只接待海外华侨,不能接待我,要住旅馆又没有证明,在我走投无路时,还是这帮“天涯沦落人”伸出温暖的手,热情的接纳我,使我不至于流落街头。
    当时弟弟把我带到他的朋友锐莲兄妹家里,他们热情地留我在他们家住下。在他们家住下后,我开始思考一些问题,在他们兄妹和一些朋友的鼓励下,在种种社会的压力下,我终于下定决心,申请出国!
    我是在北京用邮寄的方式递交的申请表,不久收到团保卫股的来信,说正给我办理,我不用回去,等兵团总部批了,他们会来信通知。这正是我所期待的结果,那会我像做了见不得人的事,很怕回去面对,能躲一时是一时。
    可是要滞留北京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,那等待出国申请批准的八,九个月,是我一生中最艰辛漫长的岁月。(不是夸张,是真的。在我以后的岁月里,还没试过这种彷徨、无依、度日如年的日子。这段日子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。)我的探亲假早过期了,等于没有了身份证明,要应付半夜频密的查户口,就得绞尽脑汁,找各种借口,还好一关一关都混过去了,真是难为了锐莲兄妹俩。他们除了要应付查户口,还要想办法面对付邻居的好奇与多疑,我们以表姐妹相称,好在她们家来来往往的华侨朋友特别多,所以我能蒙混过关。
    那时我的心情特别差,心理压力很大,每天又无所事事,总爱胡思乱想,在我情绪低落时,她还得想办法开解我。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已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由于出身背景相同,我们的话题特别多。
   她白天要上班,出门前总嘱咐我不要一个人闷在家里,出去走走,那会儿北大荒的朋友都没回来,我们学校的华侨同学也都已分配工作,大家都失去联系,我也不知道她们分到那儿?真是偌大的一个北京城,我却举目无亲,无聊至极。每天只有用逛商场来打发时间,顺便买些菜,等锐莲下班回来一起做饭吃(当时我连饭都不会做)。晚饭后,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,她有很多港、台流行歌曲的曲谱,为了排解我的苦闷,她哥哥弹吉它,我们小声唱。在这充满温情的小屋里,我们唱着:水长流,蓝色的街灯,意难忘,情人的眼泪等港台流行曲。歌曲充满温情的旋律使我忘记了眼前的烦恼,好像又回到过去那无忧无虑的学生年代,这也是当时能使我唯一忘记烦恼的时刻,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,每当我唱起这些流行曲,我的思绪还会飞向那遥远的北京西单小酱坊胡同的温暖小屋。
   可是,好景不长,他们兄妹俩的出国申请很快批下来了,我又面临无家可归的凄凉境地,(我的出国申请却还遥遥无期)。锐莲把房子让给她表姐,条件是让我继续住在她家,她表姐也是个爽快的人,很同情我的处境,满口答应。表姐的丈夫远在西北油田工作,她一个人带着四岁的女儿独居,既要工作又要带孩子,我怎么好意思再去麻烦她,可我不住这儿,又能上那儿?这种无家可归的彷徨,到现在还记忆犹新。
    天无绝人之路,有一天,我无聊地逛西单商场,忽然听到有人叫我:“小江,是你吗?”我回头一看是玉莲,我们在学校是同宿舍的室友,她一看真是我,激动得握着我的手说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为什么不去找我们?清兰一直在找你,你现在住在那里?....”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我不知从何答起,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,我把我的情况全部告诉她,她听了流着眼泪楼着我说:“可怜的小江,到我们厂来吧,那儿没有查户口,你可以安心的住下,等待出国申请批准。”接着她告诉我,在我离开后她们全都分到朝阳区三通机械厂工作,把电话和地址都给了我,叮嘱我一定去找她们,她的出国申请已批,过两天就走,真巧今天就在这儿碰上了。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    第二天,我照玉莲给我的地址,找到她们厂,见到了同校的华侨朋友们,很多都出国了,只见到清兰,艳华,世媛,翠英,玉清,我们高兴得抱成一团,像久别重逢的亲人,(我们已四年多没见)互相凝视着对方,可能玉莲已把我的处境告诉她们,她们只字不提我的事,只是很热情的邀请我来她们这儿住,她们说:“这儿没人查户口,你就放心住,至于传达室的大爷,我们给他点粮票,你出入,他会睁只眼闭只眼,不会说什么的。”真让我很感动。(写到这里我的眼睛又湿了,眼泪夺眶而出。)我又有了新家,而且是和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们一起住,我十分开心,出国问题困扰的烦恼也暂时放在一边。刚到的几天,她们谁不上班就来陪我(她们的工作是三班倒)。我们从厂食堂打饭回来一起吃,边吃边聊,好像一家人似的。星期天或者轮休日,清兰都要带我出去逛街和郊游,那时她正和强森谈恋爱,我夹在中间,真不好意思。强森却说:“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了。三人行,热闹点。”就这样我在朋友们的呵护下过了几个月开心的日子,直到我的出国申请批准。
     这段日子让我没齿难忘。在当时,我就一直在想,等我有幸度过这次劫难,我一定要把这段人生经历如实写下来。以表达我对这些同是“天涯沦落人”的朋友们的谢意。到香港后,我和锐莲,清兰住得较近,我们经常来往,锐莲还是我两个孩子的干妈,我们也经常回忆那段难忘的日子。这次我们还和锐莲夫妇俩一起畅游了台湾、澳洲、新喀尼多尼亚、新西兰。现在每次我到香港,大家都会聚在一起喝茶,聊天。2007年我们还把美国,澳洲,印尼的同学召集在一起到北京旅游,我一辈子都感激她们对我无私的帮
助。

       劫后余生

    1999年的某一天,我收到一封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的信,我正纳闷,我不记得我有朋友住在那儿?打开一看,是玉莲寄来的,我当时心情很激动,我们自从北京一别都二十七年没见了,我来法国也快二十年了,她怎么有那么大的本事,知道我的地址?看完信才知道事情的原委。真是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多年来她一直在打听我的消息,都没结果,这次却是: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    一天下午,她去朋友家,正好朋友家有客人,是位带团来加拿大旅游的领队,她俩是中学同班同学,趁带团来加之便,顺道探望老同学,她们在聊国内的亲友,玉莲听到她们在聊瑞娟的事,就好奇的问了一句:她是不是有个妹妹叫瑞英,她们俩异口同声,很惊奇的问她:你怎么知道的?玉莲当时也很激动:她是我的同学,我们失去联络,我找她很久了。这位领队叫郁美兰,是姐姐多年的老同学,也是很要好的朋友,我和她也很熟悉,从小叫她美兰姐。美兰姐一听,也很高兴的对她说:“我知道瑞英在法国,但地址就不清楚,等回去找她姐姐拿了寄给你。”回国后,美兰姐特地跑到广东佛山,姐姐任教的佛山大学要了我的地址寄给了玉莲,这才有了我手中的这封信。在信中,她向我倾诉了多年来的思念,我何尝不是?
   北京西单商场一别,我们竟在二十七年后才得以互通消息,人生能有几个二十七年,想起来令人心酸。02年她来欧洲旅游,我们见面时紧紧拥抱的情景犹如在昨天,那感觉至今我还能感觉到。03年我到加拿大,她热情邀请我们住在她蒙特利尔家中,带我们畅游了魁北克,我们非常开心的欢聚了几天。
   “ 時光一逝永不回,往事只能回味,忆童年.....”这首旋律优美的歌曲又在我脑中盘旋。我们这帮“天涯沦落人”如今散居在世界各地。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,再远的距离也如天涯若比邻,我们经常互通电话,有机会就相约欢聚一堂,共度夕阳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完)

  

  1972年和清兰、锐莲于北京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 
  和锐莲、玉莲在法国、加拿大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   和清兰、强森于香港

 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五)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4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