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iang

心之所安,就是祖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(一)  

2011-08-09 03:58:33|  分类: 我走过的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刚开博客的时候,我还觉得没有什么事情要写,只是用来写写评论和朋友们交流。因我已近四十年没动笔写文章了(只是偶尔写写信)。可自从写了“儿子”和一些回忆文章后,回忆的闸门一打开,往事像江水似的奔流不息。我有把我的经历写出来的冲动,作为我们这群“天涯沦落人”的史实,忠实的记录下来。我记得一位网友说过“当代人应尽量客观地记录下个人的经历和个人的见闻,留下充分的资料,让后人根据丰富的、翔实的材料来写这段历史,才能公正一些。”此话说得有理,现在是到了应该把我们的经历记录下来的时候了。由于水平有限不能充分表达出那个时代的全貌(指我们这帮天涯沦落人),只是作为一个过来人的一点真实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初到北京

     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这句诗在我们华侨同学中很流行。听起来有些伤感,但对我们这个从小漂流在外的群体,是真实的写照。我们都像根不着地的浮萍,在茫茫的人海中到处漂流,互相关心,互相扶持,共同渡过许多或欢乐或艰辛无助的岁月。
    1960年10月我刚到北京的第一天,就发生了一件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事。在办理完入学手续,安顿好行李后,姐姐就迫不及待地拉着我去天安门照相好寄回家,(她已打听好怎么去)我们乘公交车很快到达,一下车我眼前一亮,雄伟的天安门比电影里看到的大多了,宽阔的广场让人置身其中感到非常舒服,我们很兴奋地到处照相,直到天快黑才急急的往回赶,车站等车的人很多,车一进站我个儿小很快的挤上去了,车门一关,我才发现姐姐没上来,急得我大声叫喊,姐姐在车后追赶,大声喊:“下一站下。”到了下一站我赶紧挤下车,(当时身上没钱,没买车票,也没被抓)我在车站左等右等总不见姐姐的踪影,急得哭了起来:怎么办?才到北京第一天就走丢了,在北京我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,怎么回学校?这时有位阿姨过来问我,了解情况后她安慰我:“别怕我带你去找警察叔叔,他们会送你回去的。”
(好在我在柬埔寨读的是华人学校,没有语言障碍,当时也没有拐卖人口问题。)她把我带到路边的警察亭,把情况向里面的警察说了,警察出来拉着我的手很和气的对我说:“小妹妹别怕,一会儿有人来换岗,我就送你回去。”这位二十多岁的警察哥哥,一边执勤一边和我聊天,慢慢地我也不紧张了。那个年代的警察真好!
    警察一直把我送到三路无轨电车的车站,送上车并交待售票员,一定要亲自把我送到阜外西口华侨补习学校。我就这样像接力棒一样,被不同的好心人一站一站地送回补校。
    回到宿舍,姐姐还没回来。同室的一位和我同龄的女孩子,(她是印尼华侨,比我早几个月回国,我们当天早上刚认识的,叫刘霭秀)见我一个人回来,就很惊奇地问我,姐姐呢?我把走失的事告诉她,她知道我还没吃饭,马上带我到食堂打饭,把姐姐那份也打了,我向她道谢,她说:“别客气,大家都是离开父母到这里来的,就应该像姐妹一样互相帮助,你放心好了,等一下你姐姐就会回来的。”回到宿舍,吃完饭姐姐才回来,见我安然无恙,才松了口气。我到北京的第一天,就受到那么多人的照顾。这件事我一直铭记于心,感谢今天发达的网络世界,能让我有机会,在此向帮过我的北京市民表示衷心的感谢。
    在华侨补校我们这些孩子被编入小学班,这个班的学生年龄从九岁到十七,八岁。老师授课是一样的,因为从各国来的孩子,水平参差不齐,当时主要是上政治课,语文课和算术课。让我们适应国内的生活和学习进度。在补校呆了几个月,61年三月份,我们这些适龄的孩子就被分配到崇文小学,崇文小学是一所新建的学校,建校的时间是61年三月十三日。在崇小全体学生都要住校。除了我们这几十个华侨学生,其他都是干部子弟。学校对我们的要求很严格,生活上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,最让我们为难的是洗衣服,老师和阿姨(校工)一个个手把手的教我们,在这里我们学会了独立生活。这对我们以后的人生道路打下了扎实的基础。
    我们班是崇小的第一届毕业生。(以后每年的校庆都请我们这第一届的大哥哥,大姐姐回去参加。)我们班才十七个人,其中十五位是华侨,两位是国内同学(都是区干部家的孩子),六位男生,十一位女生,是一个小集体。大家都是远离父母的孩子,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和睦,都能互相关心,互相爱护,那会好像也没什么男女界限,排队时都是男女同学手拉手很亲热。
    在崇小也只呆了几个月,就参加全市统考,男生有两位考上15中(宣武区),四位考上26中。女生除了一位去上海和姐姐团聚,一位考上45中(可能是自愿表填错了,临走时她还大哭了一场)我们剩下的九位都考上49中(因为49中有宿舍)。我像走过场似的,回国不到一年就转了三所学校,到了49中才扎下了根,一呆就是六年多,直到67年底去北大荒。
    上了中学,我们九个人被分到初一(9)班,我们成了同学们的关注焦点,大家都投来好奇的眼光。逐渐大家混熟了,他(她)们总提出一些奇怪的问题:“你们为什么回来?”“国外有这个吗?有那个吗?”等等....我们都觉得挺奇怪的,他们怎么对国外那么好奇和一无所知.我们便如实把外国的情况介绍给他们,他们对于国外的富裕和自由表示怀疑和不相信,有一次一个男同学不知道因为什么事,冲我嚷嚷;“都是你们这些小华侨,在国外没饭吃,回来把我们国家吃穷的。”我一听就急了,反驳道:“我们在国外吃得比这里好多了,我们家每天都是大鱼大肉,我在家都不吃菜,只吃肉,回来才吃菜的。”这件事很快被专管华侨的赵老师知道了,马上找我谈话:“既然回到国内来,就要和国内的人民同甘共苦,不能宣扬国外腐朽,没落的资产阶级思想,造成不好的影响,要好好参加政治学习,改造自己的世界观。”当时我听了似懂非懂,但已经
知道以后这些真话不能讲,只能按照政治课本上说的:‘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没解放,他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等着我们去解放。’这件事给我留下极深刻的印象。
    在生活上我们互相关心,互相照顾,大的帮助小的,我最怵头就是洗棉被套,那么大,那么沉,不知道如何下手,慧明(周大)就像大姐姐似的把我推开:“一点力气都没有,走开,我来洗。”我很感激她从小对我们的照顾。这段相濡以沫的日子永远铭记在我心中。周大,我希望你也能看到此文,我们大家都想念你!
    学校和各级领导为了对我们加强政治教育,经常组织我们听报告,渐渐的我们这些“白纸”也被画上“最新最美”的图画,接受了当时的传统思想。我最记得当时任“中华全国归侨联合会主席廖承志”给我们作报告时说过的话:“将来你们可以很自豪的对子孙后代说,我们是在祖国最艰苦的时候回来建设祖国的....”这句话让我激动了好几天。若干年后,我对女儿说了这番话,得到的回答是:“外公说你是自己拼命要回去的,自讨苦吃。”一句话驳得我无言以对。
    在那个时代,我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,暑假和寒假,区里和市里都有组织活动:听报告,看电影,话剧,歌剧,舞剧等等活动安排得满满的,为的是不让我们想家。每年年三十晚上,都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全市华侨联欢,周总理,彭真市长和市委各领导都出席。在国家和各级领导的关怀下,我们茁壮地成长起来。妈妈每两年回来一次,看到我们的生活学习都很好,也很放心,不再催促我们出国回家。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文化大革命。      (待续)

 

到北京的第一天,就和姐姐跑到天安门广场照相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文革前,“五一”前夕,华侨同学在学校排练舞蹈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和慧明的合影(大概是1962年)
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3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