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iang

心之所安,就是祖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澳纽历险记  

2011-11-14 07:10:55|  分类: 旅游风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 澳航罢工


     第三天我们乘加里多尼亚航空公司的小飞机到新加里多尼亚(一个法属,美丽的南太平洋小岛)去探望我的三弟与小妹。我们在岛上聚天伦,品海鲜,住帐篷,沐海浴,畅谈过去,展望未来,游山玩水,了解民情...开开心心度过了五天四夜。(新加里多尼亚的趣事,另辟一篇稍后再叙)
      然后依依惜别地飞往悉尼,转机飞到墨尔本。在那里阿芬为我们安排了唐人街的旅行社主办的,观赏企鹅归巢一日游、金矿一日游。
     我们从墨尔本出发,一路向南走,沿途参观了野生动物园,我们有缘和袋鼠、孔雀、树熊等动物零距离接触。当我们到达澳洲的最南端,飞利浦岛自然公园,这里离南极只有四千公里。居住着世界上最小的企鹅群(身高大约有三十五到四十公分),它们会在落日余晖中举行集体回巢。企鹅保护区当局宣布,企鹅会在晚上八点十分左右归巢。那天晚上下着小雨,可观看的人群兴致很高,观礼台是露天的,人们穿着雨衣坐在看台上耐心地等着企鹅群的出现,终于,第一群小企鹅上岸了,它们排着整齐的方队,慢慢地回到沙丘上的洞穴中去。成千上万的企鹅整齐划一地排着方队,那场面非常壮观,人们小声的议论着、观看着,生怕骚扰到它们。由于园方严格规定不准拍照,我们只能和大相片一起合影。不过拍来的效果,可以乱真。一直到晚上九点多,我们才往回走,到墨尔本已是深夜十一点多了。第二天,我们还要去金矿参观。
     金矿的全名叫疏芬山矿区。整个矿区现在是露天博物馆,如今仍然完好地保存着巴拉瑞特(发现此金矿的老板)早期金矿的风貌,地面仍然是崎岖不平、湿滑难行。由中国留学生当导游兼解说员带领我们参观了整个地面部分,并乘坐类似过山车的下井矿车,深入到离地面18米的矿道,体验当年矿工艰辛的生活,这里当年曾经埋葬许多华人的尸体。参观金矿的压轴节目,是在矿区的小河沟里淘金。阿芬、锐莲兴致十足,忙了半天,在淘金河淘了三粒小金沙,高兴得不得了,我们玩得不亦乐乎。在回旅店的路上,阿芬说:“ 明天我和妈妈及两个孩子就要回香港了,您们五位则继续新西兰访友的旅程,在这里先祝您们旅途愉快。 ”
      回到酒店,我正准备冲个凉休息会,突然听到小峰喊道:“澳航罢工了!我们走不了了。”这声喊吓了我“一大蹦”,一看电视,正在播放澳航工人举着标语游行的画面。由于不懂英文,赶紧跑到对面房间叫阿芬看个究竟,阿芬看了说:“坏了,全球的澳航全面停飞,看来明天我们回不了香港了,不知要滞留在墨尔本多久,我儿子的(幼稚园)入学试肯定要泡汤了,您们五位还得照原计划乘老虎航到悉尼,希望后天有转机,否则您们不能乘澳航到奥克兰,你们的纽西兰之行也只能放弃,呆在悉尼等回香港的班机复航后直接回香港,如果罢工还不结束,三姨您们回法国都成问题。不过不用担心,澳航总裁保证赔偿旅客的一切损失和每天350澳元(最高上限)的住宿饮食费,您就安心等他们复工吧。”听了这话,我的心像揣了块铅似的,很不是滋味。如果新西兰之行玩完,这将是此行的极大遗憾,我将不能与阔别了四十年的好朋友见面,赔再多钱又有什么用呢?
      第二天早上,阿芬还安排我们去坐免费电车转墨尔本一圈,欣赏美丽的建筑和市容,可惜我真的没有心情观看,阿芬劝我说:“三姨,别不开心了,我的班机已经宣布取消了,我不知什么时候才回得去,我的事肯定被耽误了,我都有心玩,您的班机还没有取消,你有什么好不开心的,再说担心又有什么用?”礼国也说:“既来之则安之,问题总会解决的,没用的事就别去烦它,烦也没用,倒不如开心地玩吧。罢工是法律赋予工人的权利,谁也无法阻挡,除非法律介入。要相信劳资双方的理智与智慧,问题总会得到解决的,车到山前必有路,放开心情,吃好玩好比什么都强。”话虽然这么说,心里还是有点不那么痛快。
      中午吃过饭,我们四位老头老太太和儿子乘飞机奔悉尼而去。一到悉尼,进住酒店,马上给玉花打电话询问罢工的情形,玉花一听就大声嚷道:“死了,你们怎么偏偏要坐澳航?现在还在罢工,你们把班机号码告诉我,我托旅行社的朋友打听一下,看有什么办法。”我把我们的资料告诉了她,拜托她帮忙,然后才出去吃晚饭,饭后回到酒店,柜台给我一张留言纸,一看是玉花的留言,叫我打电话给他,回到房里,电话铃响了,是阿芬的电话,她询问了我们到悉尼的情况,然后告诉我:“您们的班机还没有取消,劳资还在尝试谈判,明天早上就放心去逛悉尼吧,等有什么消息我会告诉您的,别担心了。”听完电话后赶紧打电话给玉花,玉花给我的消息与阿芬一样,听完心情好了一点,期盼明天有奇迹出现吧。
      第二天一早就接到阿芬的电话说:“法庭已经介入,勒令双方继续谈判,三个星期内不许罢工,而且三个星期内必须谈出个结果来。现在正在逐步复工,您早上好好去逛悉尼吧,下午必须准时到机场,别到时人家复工了而您们自己耽误了行程。”
      收到这个消息,心情宽慰了许多,我让礼国,小峰和锐莲夫妇先去吃早点,我在酒店等玉花。
      他们吃过早点,给我捎来一碗粥和两个包子,我正吃着,玉花来了,她说:“好消息,目前国内航班已经复航,国际航班下午不知是否能如期通航,反正离下午还有一段时间,上午我带你们去逛吧。”
      在玉花的带领下,我们逛了美丽的爱情港和悉尼赌场,在赌场,锐莲说:“今天我们有那么多的好消息,不如再碰碰运气,赌一手看看如何。”我是不赌的。锐莲坐下来玩老虎机,用不了一会,她就赢了四十几澳元,她见好就收,我们又回到唐人街吃午饭。饭后回酒店取行李并让柜台帮忙叫一辆大出租车,柜台打电话后说:“由于上午退房时没有预定,大的士要一个半小时后才有,如果赶时间,最好到外面截两辆普通的士去。”
      等一个半钟头肯定太晚了,我们决定贵就贵点,乘两辆的士去,问题是不一定能同时截到两辆车。玉花用手机联系这,拜托那,终于在十几分钟内帮我们弄来一辆大的士,顺利把我们送到机场。
      到机场一看,柜台前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,心里一紧,难道还没复航?我们只好硬着头皮去看个究竟,上前一看,终于松了口气,罢工的问题总算在法律的框架内,而非军警的的镇压下暂时得到解决,这就是法治社会的优越性。我们终于顺顺利利地登上飞往新西兰的飞机。

   可爱的树熊 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   美丽的孔雀,可惜不开屏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    鸵鸟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   草泥马(你们看像不像)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 
   袋鼠 ---  这么大了还在吃妈妈的奶,没羞!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  小袋鼠在它的袋里 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   这是只掉队的企鹅(真的)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   以下和企鹅的合影都是电脑合成,看,两个孩子笑得多开心。

 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   威风凛凛的金矿马车

 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   以下都是开采出来的24K纯金(展品)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   金脉

 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   当年矿工所乘的吊笼(可容六人站立)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   锐莲和阿芬在努力淘金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 
   春夏交接的悉尼鲜花盛开 

 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   玉花、我、锐莲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  受澳航罢工的影响,前往奥克兰的航班上,乘客寥寥无几。 
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 
澳纽历险记 - 小江 - 小江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2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